註意:本站屬於成人級,如果您未滿18歲請速離開,為了您的學業與健康成長,謝謝合作! 在線留言 - E-mail
本站:【免費】 【安全】【無毒】提供妳最好的免費色情片!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三兄弟的淫蕩亂倫(1~5)

三兄弟的淫蕩亂倫(1~5)

(一)緣起



我是貴族中學高二的學生。就讀貴族高中倒不是說我家裡很有錢,只是我的成績不錯,中考的時候拿了全市第一名,學校免了我的學費還答應如果我的成績保持在學校前三的話每年還有不菲的獎學金,要不然以我家的條件,去貴族中學讀書想都不要想。



雖然是貴族中學,但是裡面一般的學生可不是享受貴族待遇,我們的校長是個相信「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的老學究,所以這裡的管理特別的嚴格,當然這種嚴格對某些學生是沒有約束的。



這天真在上早自習,張昌對我說:「楊岳,快過來,有好東西給你看。」



於是我們偷偷的溜出教室,上面說過了,嚴格的管理對某些學生是沒有約束的,就比如我和楊岳。



我是因為成績好,從入學到現在,每次考試都是第一,所以老師對我的一些小動作也就裝作視而不見。楊岳卻是因為家裡太有錢太有地位所以沒老師敢管,他老爸是全國知名的房地產老闆,在我們市裡面絕對屬於呼風喚雨的人物。



我們走出教室,他帶著我走進電腦房,就看到成可為慌慌張張的站起來,看到是我們才鬆了一口氣,埋怨到:「原來是你們,嚇死我了」。



我的班主任王老師是成可為的母親,成可為由於長的很胖,所以我們都叫他胖子。可不要小瞧了這個胖子,他在計算機上很有天賦,在電腦方面拿過不少大獎。他有電腦房的鑰匙是因為電腦老師看他很有天賦,就乾脆給了他機房的鑰匙,希望他沒事多練習計算機技術,當然作為死黨我們也跟著從中受益,時常曠課到這裡打遊戲。



看到這個情況,我心想這兩個人不是叫我來電腦房打遊戲吧,還搞的神神秘秘的。我自以為想清楚了那兩個死小子的想法,我說:「你們兩個無不無聊,一大清早就想打遊戲,馬上就要考試了,我還要複習,就不陪你們瞎混了。」然後又對成可為說:「放心,王老師那裡我會幫你掩飾。」 說完轉身就要出門。



張昌連忙拉住我說:「誰讓你打遊戲,是另外有好東西。」說完對成可為使了個眼色,說:「胖子,快把門關好。」說著把我拖進屋子,一邊說:「真是好東西,要不是兄弟的話,可不會叫你來,看了你小子絕對不會後悔。」



他把我拉進屋子,然後走到牆邊推開一張桌子,一臉得意地對我說:「看,這是我和胖子發現的。」我走近一看,不由得心跳一下子加速,因為牆上赫然有一個小洞,而隔壁就是女廁所。看女生如廁,對我們這種血氣方剛的少年的吸引力可是巨大的。



「我們昨天打遊戲的時候發現的,昨天還看了好幾個,哈哈。」胖子得意地對我說:「可比看毛片爽多了。」



「看了誰?」我也來了興趣。



「隔壁班的那個李薇薇,漂亮吧?昨天我們可看到了。哈哈。」胖子說。



這個李薇薇可是我們三個公認的美女,雖然只是高二的學生,但發育的很成熟,每當她上體育課時跑步,胸前的兩個大奶子就晃啊晃啊,每次都讓我的老二硬的受不了。



「你們居然看了李薇薇?」聽見我羨慕的話,兩人更是得意地笑了。



我也不和兩人廢話,忙把頭湊過去,隔壁廁所的構造是這樣的,這個洞正好對這便池的側面,廁位上是沒有門的,也就是說應該能看到女生的半邊身體。



這裡必須要說明一下我們學校的教學理念:最好的學習條件和艱苦的生活。最好的學習條件是為了讓學生學習優異,艱苦的生活條件是為了培養學生艱苦奮斗的精神。以前覺得這個理念很傻比,不過現在倒有點感激這個規定,要不然如果是個條件很好的廁所的話,關上廁所的門就什麼都看不到了。當然這種廁所是學生專用的,老師有單獨的教員廁所。



我看了一會,一個人影都沒看到,不覺有些興趣索然:現在是早自習時間,當然沒有人來上廁所。



「胖子去弄包煙。」我說。其實我雖然成績好,但就對不是讀死書的書獃子,要不然也不可能和這兩個傢夥成了死黨,抽煙我初中就會了。



「又是我。」胖子嘟嚕到。



「你不是胖嗎,就該鍛煉一下,權當減肥了。」我說。



「去就去吧,反正也沒有看的。」



胖子就是這點很好,挺好說話。胖子出去買煙了,我和張昌一邊無聊的東拉西扯,一邊等女生來上廁所。又過了一會兒,還是沒人來,我都有點想放棄了,估計這大清早的還沒到需要排洩的時間,於是想等胖子回來了抽支煙就回教室復習。



突然,隔壁傳來了高跟鞋敲擊地面的咚咚聲。我和張昌一下子興奮起來,忙把頭湊過去,也沒去考慮在管理嚴格的學校裡,怎麼會有女生會穿高跟鞋。透過小洞,我看見一個女生穿著黑色的高跟鞋,在往上是肉色的絲襪,黑色的套裙,黑色的小西裝,我的媽呀,這是女老師的裝束。



不過在這個洞的視線內看不到臉,不知道是哪個倒黴的女老師,怎麼會跑到學生廁所來。不知道認不認識,要是認識就爽了,想起能看到平時高高在上的女老師光著屁股尿尿的情景,肉棒迅速膨脹,竟然比當時聽到李薇薇尿尿的感覺強烈百倍。



那個女老師居然走到正對這個洞的廁位,真是天助我也,這個方向上我們能看的最清楚,如果她去兩邊的位置,可能我們就只有聽聽聲音的份了。



這個女老師佔到廁位上,雙手放到套裙上,慢慢脫下裙子,其實這個慢慢是對我而言的,這是我感覺時間好像變慢了,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快,快脫下裙子。好像過去了一個世紀的時間,她終於將裙子退到了膝蓋處,一個雪白的大屁股一下子蹦到了我眼前。我感到我一下子不能呼吸了:雪白的屁股在黑色外衣的映襯下更加耀眼。我好像被使了定身法一樣,動也不能動了。



她緩緩地蹲下,她的臉出現在我們的視線中,天啊,是王老師,我們的班主任,胖子的媽媽。雖然胖子長的實在不怎麼樣,可是她老媽卻絕對是個大美女,以前因為她是我的老師,我還沒怎麼留意,現在這種情況下,以前感覺她嚴厲的眼睛,現在也好像變成了丹鳳眼,將我的魂都勾去了。雖然理智上我覺得她是我兄弟的媽媽,我不應該偷看,但是身體卻動也動不了,眼睛也再也羅不開了。



這時一股清流從她的胯下激射而出,將我的視線從她的屁股拉到了她的胯部,由於大腿的遮擋我不能看到她的私部,但是還是看到有幾根黑色的陰毛越過大腿的遮擋躍入我的眼中,好一個熟女。



突然,開門聲傳入我的耳中,我和張昌對視一眼飛快的站起來,就要去挪桌子擋住這個洞。



「不要緊張,是我。」胖子的聲音傳來。



不過我們卻更加緊張了,畢竟我們正在偷窺人家的老媽。



胖子關上門,對我們說:「怎樣?有沒有收穫?」



我反應過來,忙過去拉住胖子的手試圖將他拉到旁邊拖延時間,想等王老師上完廁所出去。「有個屁的收穫,」我忙說道:「人都沒見一個。胖子買了什麼煙?累了吧,坐這兒休息下。」< << <也許是剛才太刺激了,我感覺我的聲音有些沙啞。胖子盯著我看了會兒,又轉頭看了看張昌。我心中大喊,遭了。因為以前都是胖子跑腿買東西,而我們可從來不會管他累不累的。我這麼就多嘴說了最後一句呢,真蠢。而且我和張昌的臉都紅得不行,加上剛才那句話,不等於是告訴胖子有事嗎。



果然,胖子說:「你們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吧?」



我和張昌一時無語,畢竟剛剛看了人家的媽媽,心中有愧。正在我們沈默的時候,隔壁傳來高跟鞋敲擊地面的咚咚聲,應該是王老師上完廁所要出去了。



這時胖子的臉色變了:在學校只有老師才穿高跟鞋,在加上我和張昌異常的表現,他好像猜到了什麼。果然,他飛快的打開門,探出頭去,正好看到王老師從廁所中出來。



「你們居然看我……」我連忙衝過去緊緊抱住胖子,死死地摀住他的嘴。小聲說道:「胖子小聲點,不然我們都完蛋。」張昌也反應過來,忙過來和我一起將胖子拽進屋子,關上門。胖子還想掙扎,被我和張昌死死地抱住動彈不得。



耳中的咚咚聲越來越小,最後聽不見了,知道王老師走遠了,胖子也不再掙扎。



於是我們放開胖子,我對胖子說:「胖子,我們不是故意的,我……」我實在說不下去了,看了兄弟的老媽如廁,我的良心也過不去。



「不是故意的。」聽了我的話,胖子一下子又激動起來,一把拽住我的衣領,將我壓到牆角。我知道他的想法:張昌素來不怎麼理智,屬於做事不怎麼經過大腦的人。而我不一樣,我一向理智,沒有及時制止確實不太說的過去。



看著胖子赤紅的雙眼,顯然被氣的不輕,平時胖子可是我們三個人中脾氣最好的一個,想到這樣一個老好人如此的憤怒,我也十分後悔,已經做好的被揍一頓的準備,希望他揍我一頓能消氣。



張昌看到這種情況,連忙過來拉著,說:「胖子,我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太刺激了。」



我心裡一陣哀嚎,張昌你小子長長腦子好不好,這個時候說刺激,不是更激怒胖子嗎。



果然,胖子放下我,一把抓住張昌,說:「操你媽的,你看了我媽,還說刺激。」



張昌被胖子勒的有些喘不過起來,急忙說到:「胖子,你不也看了周霞。」



「什麼!」這回輪到我憤怒了。



周霞是我一直喜歡的女生,而且我們的關係一直很好,所有同學都覺得我們是一對,雖然我們沒有挑明,但我知道她也喜歡我,我一直打算等畢業了就向她坦白。



聽說他們看了周霞我十分憤怒,也一把拽住張昌,「媽媽的,你們看了誰?」



「我們也不是不想告訴你,不是怕你生氣嗎,」張昌看自己一下子惹惱了兩個,緊張起來,更加口不擇言:「反正,楊岳看了胖子的老媽,胖子看了楊岳的女朋友,就當扯平了好不好。」



「操,那你呢?」胖子吼道。



「我,我……」張昌有些支吾,想了一會兒說:「我們三個好兄弟,我不想因為這種事鬧僵了,我想我們一直是兄弟。」然後張昌好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樣說:「要不你們也看我媽好了。」



我知道張昌雖然平時大大咧咧,時不時說話做事不走腦子,但是他說過的話覺得不會做不到,應該不是再敷衍我們,而且我也很珍惜我們之間的感情,聽了他的話很感動,不覺抓住他的手慢慢放鬆了,一邊胖子也一樣。



不過一下子胖子好像想起什麼也拽住了張昌說道:「看你媽,到哪裡去看你媽。」



張昌忙說道:「明天不是有家長會嗎?」



「操,哪個家長來這裡上廁所,都是去教工廁所。」



張昌一下子語塞,眼睛看向我,「楊岳你一定有辦法是不是?」



在三個人中,一般都是我出主意,屬於大腦性人物。我想想,說道:「她不去,我們就想辦法讓她去。胖子,張昌說的對,我們的感情不能被這種事情毀了,反正到時大家都不吃虧。」



聽了我的話,胖子也認同了,放下張昌,一時之間大家無話。



胖子摸出煙,我點上,眼前又出現了胖子老媽雪白的屁股,又想起張昌媽媽這個貴婦熟女,想到能看到這種貴婦如廁的情景,忍不住又是一陣興奮。雖然將來的女友被看了,但是能看兩個熟女好像賺了。我好像有點熟女癖了。



這時我發現另外兩個人也都是一臉淫蕩的表情。也許明天會很爽吧,我心想,又是一陣興奮湧上來,對明天更是無比期待。



其實在以後回想起來,這其實不算什麼,在未來的幾個月中,我們不僅能觀賞她們如廁,還可以肆意玩弄她們的身體呢。



當天晚上躺在床上怎麼也睡不著,時而想著王老師肥大的白屁股,時而幻想張昌媽媽豐腴的身體,最後想起周霞被人看來,奇怪的是這次我不僅不感到憤怒反而有些興奮。



這樣輾轉了好久才迷迷糊糊地睡了。夢中我在教室中扒光了王老師的衣服,當這全班同學的面把肉棒插入王老師的陰道中,而我旁邊張昌和胖子正在一起干著周霞,我不憤怒反而十分興奮。



王老師在我胯下輾轉呻吟,周霞被張昌和胖子前後夾攻,胖子在前張昌在後,隱約間好像周霞妖媚地看著我我,在不似平時清純的樣子。忽然,我胯下的王老師變成了張昌媽媽,而更奇怪的是被左右夾攻的周霞居然變成了我媽媽,看到自己的媽媽被兩人干,我興奮異常,只感覺馬眼一鬆,將精液射進了張昌媽媽的陰道中。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床,帶著興奮和期待上學去了。









2-誤中副車< << <



今天下午有一場關於考前動員的家長會,上午學生照常上課。



其實我挺不願意開家長會,因為我有個十分讓我厭煩的父親。我老爸是個極其普通的工人,一點文化都沒有的那種。他沒錢,沒地位,更讓人討厭的是他是家裡一條龍,外面一條蟲的典型,每次在外面受了氣,回到家就拿我和老媽撒氣。而且他還特別好面子,他特別喜歡開家長會,因為我每次都能得到表揚,他也能得到別的家長羨慕的目光,大概這也是他這輩子唯一能讓人羨慕的機會了吧。每次看到他的猥瑣樣我就又憤怒又羞愧。這不知道長的不錯的媽媽怎麼會嫁給他。



雖然覺得家長會很是麻煩,但想起能看到貴婦的私處,就期待起來。來到學校,胖子和張昌早就到了。看到這兩人的熊貓眼,明白他們昨晚都沒有睡好,說不定也和我一樣做了春夢吧,只是不知道夢境中會不會出現自己的媽媽。



張昌從書包裡拿出一包藥粉,對我說:「這是你要的用來利尿的藥,老子昨天跑了好久才買到的。」我小心收好,心想今天的幸福就靠他了。



好不容易熬過了上午的課,放學的時候,我們三個聚到一起計劃下午的好事。



我說:「我下午給家長送水的時候,把這包藥加到張昌老媽的水裡。張昌記住,中午一定讓你媽吃點鹹的和辣的東西,要不然下午她不喝水就完了。胖子,中午給負責清潔的鍾大爺送瓶酒,送好點的,這大爺就好這口,一定要讓他下午不能上班,還要搞一塊’ 正在維修’ 的牌子。」計劃就這樣定下來,我們三人分開去了。



下午,三人碰頭知道他們都將事情搞定了。



「開家長會一開始,你們就把’ 正在維修’ 放到教員廁所門口。」說完,我就進教室佈置會場了。兩點半開會,現在才兩點,不過教室裡很多家長都到了。我從教室辦公室拿了一箱純淨水,打開包裝,把事先準備好的加料純淨水放了進出。走去教室,我開始在每個座位上放一瓶水。到了張昌的座位,小心的把加料純淨水放在上面,心裡一陣暗爽。在每個座位上都放上水後,又幫王老師做了些雜七雜八的事情,理都沒有理睬自己的老爸。



想到能看到貴婦人如廁,小腹上就感覺有一股熱氣在向上任騰一樣,做起事情都十分有精神。王老師也奇怪以前一向不怎麼熱愛勞動的我今天如此勤勞。還專門表揚了我兩句,我口中謙遜了兩句,腦海中幻想起王老師光屁股的樣子,心想要是你知道我做這麼多事只是為了看貴婦人的光屁股,不知道她有什麼感想。



終於家長會開始了,我走出教室,忍不住想回頭看一眼張昌的媽媽。哇,真是個漂亮的貴婦人。不過我的眼睛只在她臉上停留了一下,就被她的胸部給吸引住了,真是個波霸,以前覺得王老師的胸很雄偉,而這個至少比王老師的大兩圈。這麼一個大奶子,張昌那小子小時候真是有福。不知怎的,心中竟然冒出這樣的念頭:要是我能吃上她的奶會有多爽啊。不過我總感覺有什麼不對,也許是第一次幹這種事有點緊張吧,我自我安慰道。



剛走出幾步,心裡突然一激靈,遭了,張昌的媽媽好像沒有坐在張昌的位置上。一下子好像所有的興奮都消失了,一下子好像被抽走了所有力氣一樣,失望極了。



我無精打采地走進電腦室,裡面的兩人看我一臉鬱悶,忙問道:「 怎麼樣?難道沒機會放?」



「 那倒不是,只是放錯位置了。」



「你沒放在張昌的位子上?」胖子問。



「放了。可他媽沒坐那位子。」聽我說到這裡,我看到張昌長舒了一口氣,不過我怎麼感覺他的表情中有點失望的意思呢。



「以前不都是家長坐自己小孩的位子?操!」 胖子說:「你也不要太失望了,只算我們倒黴吧。其實你很不錯了,換我可能還不敢放呢。」



「哪做我座位的是哪個?如果是個女的還有得看。」張昌突然說道。



對呀,剛才我一直在失望今天看不了巨乳貴婦,還沒想到這裡。



「是那個軟蛋他媽。」



「哦。那也不錯啊。那騷貨挺漂亮的。」本來和我一樣失望的胖子又興奮了起來,「你還真不錯,就算搞錯了也能弄到個漂亮的。」



軟蛋是張昌的同桌,由於性格軟弱,經常被同學欺負,所以被叫做軟蛋。不過他家庭背景可不小,他老爸是和張昌老爸其名的企業家,而且據說還有點黑社會背景。可以想想,有這樣背景的人還被欺負,真是軟蛋到家了。



至於他媽媽還算是個美人,至少是和王老師一個檔次的,不過由於穿戴挺風騷,就算開家長會也穿低胸的衣服,能看到大半個奶子的那種,而且喜歡穿短裙,短到有一次她下車時我在旁邊就能看到半邊屁股。以前我比較喜歡清純的,所以一直不是很喜歡她,不過昨天看了王老師的大屁股,現在對熟女好像有了更多的喜歡。想到能看這個騷貨,心想也不錯。



「張昌,難道這樣你媽就算了。」突然胖子說。其實平時胖子是個很吃得虧的人,但這次對看老媽的事好像挺計較。



「我說到做到,說給你們看就會給你們看。」張昌拍著胸說。



我和胖子更高興了,這次看了騷貨,下次再看張昌的媽媽也挺不錯。



於是我們開始了漫長的等待。大概過了一個小時,終於對面傳來急促地腳步聲,好戲就要開鑼了。



我們連忙湊到牆邊,就著小洞一看,看到短裙下雪白的大腿,果然是哪個騷貨,不會錯了。她走到了蹲位的面前,好像很急的樣子,對著我們這邊就開始解裙子。看來張昌的藥還真是不錯。



「暈,小便接裙子幹什麼?」胖子小聲說道。



她解開了裙子,下體一下子暴露在我們面前。



「哇,沒毛。」我驚訝道,「嗯,有這麼小的丁字褲嗎?」



說實話她的下體真是奇怪,沒毛。昨天雖然沒有看清楚王老師的胯部,但陰毛是明顯有的。怎麼這位沒毛呢?當然這種驚訝實在我們當時沒有見識的緣故。



而且更奇怪的是她的「丁字褲」,居然就是一條細帶子,頭部好像在陰道裡。



「應該不是丁字褲吧。」我們中間毛片經驗最豐富的張昌說道。



這是我們已經顧不上驚訝了,我們的視線牢牢的釘在了她的陰部上:總的來說,她的陰部還是粉紅色的,只是在兩片大陰唇的巔部是黑色的,兩片大陰唇緊緊地頷著那根奇怪的帶子。



我只感到全身燥熱,肉棒早已堅硬如鐵。眼睛連眨一下都不願意,生怕錯過了一個細節。



這時她開始用一隻手指頭挑著那奇怪的帶子向外拉,隱約間我好像聽到了她壓抑的呻吟聲。



「我操,是跳蛋!」張昌說道。



頓時我想起了平時在張昌家看過的毛片的情節,對,應該是跳蛋,不過跳蛋不是應該放在逼洞裡面,怎麼她的動作不像是在拉逼洞裡的跳蛋呢?她的動作倒好像是在拉後面的東西,難道……



不會是塞在屁眼裡吧。



「天啊,屁眼裡塞跳蛋。」胖子好像也發現了。頓時我感到我們三人的呼吸都明顯粗重了起來。



「波」的一聲,果然她從屁眼裡拉出了一個跳蛋,可惜在我們的這個位置看不到跳蛋從她屁眼裡拉出來的樣子,我想一定很淫靡吧。



這時她用手拿著從屁眼中拔出來的跳蛋,我分明看見在跳蛋上還沾著黃色的殘留物,不過這時我一點都不覺得噁心,相反變的更加興奮了。



她拿著跳蛋,大拇指按了一下跳蛋上的一個按鈕,然後又開始嚮往拉帶子,這次的動作好像是在逼眼中有跳蛋一樣。等等,難道是雙跳蛋。



果然,我看到她的陰部慢慢分開從中露出一個粉紅色的小球。隨著小球慢慢的露出來,她的陰部也緩緩地張開,就像一朵緩緩綻放的花朵一樣。



又是「波」的一聲,伴隨著壓抑的呻吟,一個紅色的小球從逼眼裡蹦出來。現在我才能看到這種雙端跳蛋的樣子,一端是黑色的,就是放到屁眼中的那個;一端紅色放在逼眼裡。只是他媽的淫蕩。實在是受不了了,真下就這這個騷貨打手槍,不過想起身邊還有兩個人,沒有好意思做。



後來我才知道,這種雙端跳蛋還有這樣的功能:將紅色的塞入逼眼中後,紅色的跳蛋會變大,根本拉不出來,必須要按一下黑色的跳蛋上的按鈕才能變小。所以難怪那騷貨先要把屁眼中的拉出來呢。



取出跳蛋後,她飛快的蹲下,只見一股清流飛濺而出。這時我才能看到她的臉,想來拉跳蛋也是能刺激女性情慾的,只見她的臉紅的好像要滴出水來,眼睛上好像也有了層濛濛的水幕。



尿完之後,她竟然沒有擦一下,就又將跳蛋塞進去。然後拉上裙子出去了。



她出去了好久,我才回過神來,胯下感覺有些涼意,肉棒漲的不行,喉嚨卻像火燒一樣,嘴唇也干的要命,忍不住用舌頭舔了舔。在轉身看另外兩個人都面紅耳赤的,胯下翹起老高,他們也正好轉身看著我。一時之間大家都有點不好意思,一時無語。



最後,還是我打破了沈默。「這個騷貨的老公真是會享受。」



「就是,雙端跳蛋,今天算是漲見識了。」胖子說,「她老公可真是玩女人的高手。這女人也真是夠騷,要是能玩一下就好了。」



「這口子可真是大膽,」我說,「連在學校都敢這樣玩。」



突然一直沒有說話的張昌十分驚訝的說道:「不對,她老公和我爸半個月前一起到國外談生意了。」



「啊!」我和胖子同時發出尖叫。



「也就是說她有姦夫。」我們異口同聲地說。



一時間大家又陷入了沈默,大企業家的老婆偷漢子,在我們市裡就對是個大新聞。



我想了一會兒,笑了。



「這樣好,說不定因為這樣我們還能玩一玩大企業家的老婆呢。」我笑道,「嘿嘿。」



另外兩人想了想,也都嘿嘿地笑了。









3–玩弄人妻



「胖子,在網上能不能弄到盜攝的器材。」我說。



「沒問題,論壇上應該有人供貨。」



「要買就買好點的,要他媽毛都看的清楚的。」張昌說:「錢不是問題。」



「當然這種事少不了你這個土財主。」



最後,我們決定由胖子去搞器材。我和張昌去找騷貨偷人的地點。拿到證據就去威脅她,然後,嘿嘿……



我和張昌出去拿摩托車準備跟蹤了,胖子一人留在電腦室鼓搗電腦。



家長會完後,我們看到騷貨女上了一輛紅色的車。於是我們騎上摩托車跟了上去。最後我們居然跟著轎車到了公司的門口,我操,這女的不會在老公的公司偷漢子吧。



我和張昌跟著上去,門衛認識張大公子,所以沒有阻攔。上樓後,見騷貨女居然和一個男人進了她老公的辦公室,可惜看不清那男人的樣子,不過倒是可以肯定不是她老公。我和張昌當然不能上去,只能在外面傻傻的等著。大約過了一個多小時,那騷貨才出來。看她一臉淫蕩的樣子竟然比剛才在廁所中的樣子更嬌媚百倍。我們相信偷情地點應該就在這裡。



過了兩天,胖子一臉興奮地對我們說器材搞定了。現在我們只需要把針孔攝相機裝到辦公室就可以了。這當然又要靠張大公子,不過張大公子真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胖子手舞足蹈的講了好久,他對針孔攝相機的安裝和操作還是有點一頭水霧的樣子。不過我和胖子實在是沒有耐心再教他了,管他的,看運氣吧。



一天後,張昌回來。我們打開計算機連上攝像頭,效果居然挺好。而且據張昌說他去辦公室也沒有遇上什麼麻煩,他就大搖大擺的進去,慢條斯理的裝好攝像頭,再大搖大擺地出來,這樣居然沒有任何人干涉。也許我們的運氣真是好呆了吧。



我們的好運氣好像還沒有結束,當天下午,我們就看到了一場人妻和姦夫的大戰。



「我靠,居然是他。」張昌嚷道:「媽的,這傢夥有了那麼漂亮的老婆還去玩人家的老婆。」



「他誰啊?」



「他是我爸公司的助理,你們兩個每次去我爸公司看得流口水的大美女就是他老婆。」



原來他是郭可人的老公,郭可人可是個超級大美女,我們曾經戲言說能玩她一次讓我們折壽十年都願意。嘿嘿,說不定這次真是有機會。



拿到了視頻,下面就該去玩弄人妻了。第二天我們三人逃課去軟蛋家的別墅。出教室時我看了一眼軟蛋,想起要玩她老母了,心裡就是一陣暗爽。呵呵,玩人母,玩人妻真爽。



到了軟蛋家的別墅,報出張公子的名號,很輕鬆地就進去了。



騷貨女見了我們好像不是很驚訝,只是問道:「你們現在不是要上課嗎?」



「嘿嘿,」我說:「只是想和阿姨商量點事情,只是在客廳不太方便。」



這是我們商量好的,我做「陰角」,胖子做「善角」,張昌當然做「恨角」。



「哦。」騷貨阿姨的臉色很平靜,「那你們隨我來。」



她帶我們走進一間臥室,我隨手關上門。



「你們要找我幹什麼?」她看了我的動作好像也不是很擔心。



「我們只是有點東西想給阿姨看看。」我說完對胖子使了個眼色。



胖子從書包裡拿出筆記本,開始放映騷貨阿姨的偷情片段。



「你們怎麼會有這個?」



「這不是你現在應該考慮的問題吧。阿姨。」張昌凶狠地說道,特別在阿姨兩個字上加重了音量,威脅的意味不言自明。



「你們想幹什麼?」她開始有點緊張了,不過我感覺她應該更緊張才對。



「我們就是想和阿姨交個朋友。」我說。



「什麼朋友?」



「什麼朋友!你想想如果我們把這段視頻交給你老公的話,你想想有什麼後果。所以無論什麼朋友你都要答應。」張昌說。



我補充道:「其實就是我們三個相向阿姨請教一下健康教育課的問題,我們學了,可沒有實踐經驗啊。」



「你們要我……」她居然臉紅了。裝什麼清純。



「阿姨,其實你和那個男的在一起不也是為了滿足性慾嗎,」胖子和善的說:「我們三個一定比他厲害吧。」



「你們……「她好像有點憤怒,不過好像是害羞。反正這個時候她的表情我沒怎麼弄明白。



「阿姨,你知道張公子的耐心可不是很好的喲。」我不陰不陽的說道。



「哼,如果她不答應,我們就把這段錄像公佈出去,讓人們看看大企業家的老婆是怎樣的淫蕩樣。」張昌凶狠的說道。



「好吧。」她好像下了很大的決心:「不要讓我老公知道。」



太容易了,一時之間我竟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難道她真的是騷的不行,見不得男人嗎。我和胖子對視一眼,也讀懂了對方眼中的驚訝。



不過張昌可不管這些,聽到她答應了,急急忙忙的上去,用雙手狠狠地捏了捏她的奶子,然後開始撕扯起衣服來。



我和胖子看見了,也放下了心中的疑惑。一起上前開始玩起了熟女人妻。



只見張昌和胖子已經把阿姨的上衣脫掉,露出粉紅色的胸罩,一人一邊玩起了乳房。而我對阿姨的下體更感興趣一點,我一把撓起她的裙子,果然沒有穿內褲,淫蕩的陰部一下子暴露在我眼前,我把手伸進去想看看有沒有跳蛋,果然在溫暖的淫蕩的陰道內我的手觸到了一根帶子,我抓住帶子往外拉,一個銀色的跳蛋一下子跳了出來。我的動作有點大,阿姨大聲叫了一聲。



「遙控器在哪裡?」雖然這是我第一次用跳蛋,但是多少看了不少毛片,知道這種類型的跳蛋應該有遙控器。



「嗚嗚……在床邊抽屜裡」。這是阿姨這在和張昌親嘴,含糊不清的回答到。



我趕快打開抽屜拿出遙控器,試了試,果然不錯。



回答阿姨身邊,把跳蛋又塞回陰道裡,打開了遙控器。這個遙控器上有三檔,我毫不猶豫地開到最大檔,只見阿姨全身一陣抽搐,猛的掙扎,居然把正壓在身上親嘴的張昌和正在吃奶的胖子一下子拋開了。



伴隨著一身高亢的尖叫,阿姨的下體湧出大量的水來。我還真是玩出事,忙把跳蛋取出。



「我操,這騷貨居然吹潮了。」張昌興奮地叫道。



「這是什麼玩意兒?居然一下子就讓女生吹潮了。」胖子也來了興趣。



他們兩個圍過來看,於是我在開到最大檔,只見跳蛋一下子長大了,周圍還長出了不少毛刺,並且開始劇烈的旋轉起來。這麼猛!要是……突然我想起了周霞,那麼清純的他要是來上這一下估計會被玩死吧。還是這個騷貨才能用這玩意兒。



過了好一會兒,阿姨才緩過來。我把跳蛋放到一邊,開始玩弄起來她的身體。我再把手指伸進她的陰道,居然比剛才鬆了不少,於是我又加了一根手指,開始學著毛片上的,開始進進出出起來。



好像我的手法還不錯,不一會,阿姨就發出了淫蕩的呻吟聲。突然,阿姨的呻吟聲變成了嗚嗚聲。我擡頭一看,胖子和張昌居然掏出了肉棒一起送到阿姨嘴邊,阿姨開始為他們兩人口交了起來。



「還不玩。不想上就我來。」張昌看到我還沒有日阿姨,心急起來。



我可想玩第一炮,於是我脫下了褲子。露出了我的肉棒,看了他們兩人的我發現我的居然長和粗都比他們要好一點。自信心上來了,我立即對準阿姨的陰道,一下子插了進去。



感到肉棒進入了一個溫軟的所在。「啊!」我不由得叫了一聲,真他媽太爽了。我快速的抽插起來,阿姨也開始跟著我的節奏浪叫起來。



「啊!」的一聲傳來,原來張昌交代在了阿姨的嘴裡,大聲的喘著粗氣。看來處男的持久性就是不好。胖子的臉已經開始有些扭曲了,估計離繳槍也不遠了。估計胖子不想把第一炮交代在嘴裡,於是把雞巴從阿姨的嘴中抽了出來,站在一邊休息。



現在成了我一個人在玩阿姨了,看著阿姨嘴邊的精液,我更加的興奮,不由得加快抽插的速度。連續抽插了一百下,我只感覺脊椎一麻,精液一下子射進了阿姨的陰道中。



我從阿姨的陰道中退出來,胖子已經等不及了,馬上把雞巴塞進了阿姨的陰道,不過可能是剛才口交的太爽,沒有抽插幾下就射精了。



我們三人休息了一會兒,肉棒又開始蠢蠢欲動。這次張昌插阿姨的騷穴,我和胖子玩阿姨的嘴吧。我想起前幾天看到的情景,於是我讓張昌躺下,阿姨在張昌的上面,而我走到阿姨的身後,一下子把肉棒插入了阿姨的屁眼。不愧是熟女,屁眼雖緊,但是插入並不是很困難。



於是阿姨的三個洞都被我們填滿。阿姨屁眼比陰道更緊,但沒有陰道那麼軟和熱,感覺不如陰道舒服,但是想到我正在玩熟女人妻的屁眼,又覺得興奮無比。



這個姿勢我們三個都顯得十分興奮,不由得大家都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正當大家都在興頭上,突然,床頭櫃上一陣手機鈴聲響起。



我向胖子使了一個眼色,於是胖子把手機拿到阿姨的旁邊。



「老公啊。」



聽到這個聲音,感覺我的肉棒一下大了好幾倍。



「哦,沒有幹什麼,怎看電視呢。」



偷情的快感一下子席捲了我的全身,我想胖子示意讓他打開了手機的揚聲器。



實在是太興奮了,我想張昌也一樣。我們兩都不由得加快了抽插速度。阿姨一下子被我們刺激了,叫出聲來:「啊……」



「老婆你怎麼了?」



「哦,沒什麼,看電視嚇著了。」



看著阿姨強忍快感打電話的樣子,胖子也忍不住了,他居然一下子把雞巴插到了阿姨嘴裡。



「嗚嗚……」



「又怎麼了,是不是出來什麼事?」



「沒有,剛剛喝水嗆著了。」



可惜阿姨和她老公的電話沒打多久就掛了。我們三人一看沒有了約束,瘋狂的幹起來。不久我和張昌就在阿姨的屁眼和陰道裡射了精。胖子見我們完了,離開阿姨的嘴,一個人玩起了阿姨的兩個洞。一會兒插插陰道,一會兒玩玩屁眼。沒多久也繳槍了。



看這阿姨的陰道和屁眼裡流出的精液,我們三個都笑了,今後我們將有一個隨時被我們玩弄的熟婦。



我們穿好衣服,準備離開時,門外一個聲音讓我們手足冰冷。



「老婆。」



她老公不是出國談生意了嗎?











4–淫亂導師



我的腦中一下子閃過了阿姨老公的資料:張永義,黑社會起家,使我們市裡舉足輕重的人物。雖然現在漂白了,不過傳說對仇人極其凶殘,動輒讓人頭破血流甚至殘廢。現在我們居然搞了他老婆。



一下子我有種從窗口跳出逃走的衝動,不過一下子冷靜下來。如果我現在跳窗逃走,他只需要一個電話通知小弟我就跑不了,甚至禍及家人。為今之計,只有趁他不注意將他打暈,利用這段時間帶上老媽趕緊跑路,至於老爸就讓他自生自滅吧。



於是我悄悄來到門邊,抄起一張凳子只等他一進來就敲到他頭上。旁邊的胖子看了我的動作也明白過來,抄起另一張凳子站到了門的另一邊。這是只有張昌還在那傻愣愣的杵著,看來還沒有反應過來。



門一下子開了,我就要一板凳砸過去。不過居然沒有人進來。



「放下凳子,我對你們沒有惡意。」那個聲音傳進來,「如果有的話,你們剛進門就沒命了。楊岳你很聰明,居然想到攻擊我。一般人現在早就魂不附體,好一點的翻窗逃走。」他笑了兩聲然後說:「你可真夠狠的,居然想放翻我,年輕人真不錯啊。」



心思被人瞧破,我一陣緊張。雖然他說沒有惡意,但最後一句話讓我有點摸不準他的意思。不過還是裝出一副相信的表情,慢慢放下手上的凳子,不過放在了身邊,手也垂下,準備如果他發難的話,就抄起板凳準備搏命。而胖子那邊卻完全信了,將板凳扔在了一旁。於是我猛向胖子打眼色。



這時他才緩緩地走進來,看到我的動作,笑了:「年輕人,不錯,很謹慎。不過我真的沒有惡意,」然後,看著張昌眼神充滿了戲謔:「你們也不想想,就憑張公子的水平怎麼可能把攝像頭安裝得那麼好,你們看到的視頻,可是從我親手安裝的攝像頭中傳出去的呢。」



「那你想幹什麼?」我可不相信他會看著老婆被玩還幫忙。



「你們看那是什麼。」他伸手指向牆上掛鬧鐘的位置。我仔細一看,原來上面有個攝像頭。



然後他有指了幾個地方,都裝了攝像頭。他說:「其實,你們剛才玩的時候我就在隔壁看的一清二楚。」看我還是全身戒備,於是對我說:「你真是太謹慎了,看來不說出點原因你是不會相信了。」



說完他彎腰脫下褲子,露出他的雞巴。對我說:「我十多年前,我和人火拚的時候傷了它,現在完全不能勃起了。」他笑笑,好像看破一般:「不過我是男人,我也有慾望。但是雞巴硬不起來怎麼發洩呢?後來我發現,我特別喜歡看老婆被人玩弄,每次都特別興奮,你們看」他指著他的雞巴說:「只有看我老婆被人玩它才能流出點東西。」



我仔細一看,果然他軟軟的雞巴上流出幾滴精液。



「所以我很希望有人來玩我老婆,不過少有人敢。你們三個的膽子我喜歡。」聽他說到這裡我已經基本相信了他的話,整個人都放鬆了,這時才發現,後背都濕了,腳不住的打顫。



「你不是出國了嗎?」我心中還有疑惑。



「哈哈,我老婆給我說好像有三個小鬼想圖謀不軌,就趕快回來了。不然可錯過了這場好戲啊。」看得出他很興奮,他又說到:「來,我給你們看看好東西。」他把我們帶到隔壁,我想他就是在這裡偷窺我們的吧。他打開一段視頻,一場群交的畫面呈現在我們眼前。



「哇,哪是趙局長!」我看到畫面中一個男人正在享受阿姨的口交,一面和一個年青的女郎接吻,他擡起頭,我看到他的臉,忍不住叫了出來。



「不錯就是趙局長。」張永義說到:「含雞巴的是你們阿姨,錢淩;接吻的是我們市稅務局劉局長的兒媳鄭曉燕。」他有些得意繼續說到:「知道換妻俱樂部吧,我們這個還高級一點,叫做交換俱樂部,妻子、女友、和你有血緣關係的女性都可以,當然母親和妻子最好。」



我們聽到倘目結舌,不由得都揍龍來想看個分明。不過這時他一下子關了視頻。對我們說:「好了,現在講講你們的事吧。」



於是我一五一十的把之前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張永義。



「不錯女友和母親的交換。」他笑著對我說:「你小子可撿便宜了。」



「怎麼會,我女朋友是處女!」雖然現在我也是這樣想的,不過嘴上可不能軟。



「處女?哈哈。能有你錢阿姨爽嗎。」說著他拉過還是全裸的錢阿姨,用手狠狠地拍了拍錢阿姨的屁股,對我說:「你的處女女朋友有這麼肥美的屁股嗎?」一時間我居然又有了衝動,雞巴又硬了起來。



他又將手指插入了錢阿姨的陰道中,居然插入了四隻手指,抽動了幾下。錢阿姨發出了銷魂的叫聲。我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小子,你慢慢就會發現熟女的好處了。」然後又對我們說:「怎麼樣想不想加入這個俱樂部?」我們三個都沒有說話,其實心裡都是千肯萬肯。



「我們還能在看下剛才的視頻嗎?」我說。



「哈哈,當然……不行」一下子我們都很失望。他繼續說到:「這是俱樂部的規定,不允許給外人看的,如果有什麼消息流出去就不好了。」看到我們十分失望,又說:「你們不如先做觀賞會員吧。」



「什麼是觀賞會員?」



「就是只能看不能碰,怎麼樣?」



「那觀賞會員要什麼條件?」我知道世界上沒有白吃的午餐。



「只是需要和你們有關係的女性的裸照而已。」他又補充道:「不過女友可不行哦,必須是母親。」



「好。」我和胖子還在考慮,張昌已經忍不住了。



我和胖子對視一眼還是下不了決定,如果這種照片流出去,對母親對家庭的傷害太大了。



見我們不語,張永義又說到:「你們不放心的話,照片上臉可以打馬賽克。」



「好。」反正看不清臉,應該不會闖什麼禍我和胖子也答應了。



「你們三個小鬼真是,不只有多少人想入會都沒機會,你們還推三阻四的。不過你們倒是很和我的胃口。」他又笑了說:「不過你們必須要補償我,在我面前再玩一下我老婆吧。」



我們三人沒想到是這麼香艷的補償,都十分驚訝。不過這種好事我們可不會拒絕。於是我們三人圍住錢阿姨也開始了另一輪的淫亂。



其實我們三個在看了視頻和聽力張永義的話都早已興趣盎然,再加上在丈夫面前玩人妻,肉棒都硬得向鐵一樣,不過在張永義面前都有些放不開,於是都只是把雞巴湊到錢阿姨面前讓他舔雞巴。



一會兒,張永義看我們只是在玩錢阿姨的淫嘴,不耐煩起來:「你們三個小子怎麼像軟蛋一樣,不要顧及我,老子就是喜歡你們淩辱我老婆。小子,你剛才不是挺狠的嗎?居然敢把那種跳蛋開最大,平時我都不敢,怕老婆受不了,嘿嘿,不過看她好像被玩的很爽。」說完拿出一個黃色的跳蛋對我說:「試試這個。」



我想既然這樣我就不客氣了,我接過跳蛋,發現這個跳蛋比前面看到的都小,不知道有什麼用。不過錢阿姨看到這個跳蛋露出了害怕的表情。



我拿著跳蛋走到錢阿姨身後,拍拍她的屁股,示意她擺出小狗式,前面張昌和胖子繼續讓錢阿姨口交。我看著錢阿姨的陰道,由於剛才玩的太猛,陰道微微張開,裡面還剛才我們射進去的精液。真他媽的淫靡。



我興奮地不行,也不管髒不髒了,分開錢阿姨的陰道將跳蛋放了進去。正準備打開開關,卻看見旁邊張永義微笑的表情。我也不去管那是什麼意思了,直接打開開關。



只見錢阿姨猛的全身一顫,然後身體篩糠一樣的抖了起來。下體居然有水飛濺出來,我的天,剛才我已經覺得夠猛了,沒想到現在更厲害,上次的淫水是湧這次是飛濺出來。



過來一會兒,感覺錢阿姨已經到極限了,於是關了開關。不過錢阿姨依舊全身戰抖,下體的水濺來好久才停,身下的床單早已濕了一大片。



看錢阿姨恢復了,我挺起肉棒準備插入。突然看見胖子給我猛打眼色,我知道胖子今天確實玩的有些少了,雖然我也很想插入,不過我可不是為了性慾不顧兄弟的人,於是我走到前面讓錢阿姨給我舔雞巴。把後面交給了胖子和張昌。



這次胖子玩陰道,張昌玩後庭。明顯兩個人都過分興奮,上來就是一陣猛插,根本不顧什麼節奏了。



我在前面沒有他們在後面那麼爽,於是我擡頭看了看張永義。只見他臉上赤紅,呼吸緊促,明顯情慾已經達到了極點,他的軟綿綿的雞巴這是居然正在滲出精液。他發現我在看他,對我笑笑,目光又轉回那邊的大戰,一刻也不願意錯過。



看來張昌第一次干屁眼實在是受不了了,只見他突然加速,猛的抽插了幾下,然後停下來猛喘粗氣。我知道他射進了。



張昌從錢阿姨的屁眼中退出來,坐在一旁休息。這下可樂壞了胖子,只見他的肉棒一會兒插進錢阿姨的陰道,一時有插進錢阿姨的屁眼,玩的不亦樂乎。真不知道他那肥胖的身體這麼能做出這麼靈巧的動作,這就是性慾的力量吧。



最終胖子在錢阿姨的陰道裡射了精。輪到我了,我讓錢阿姨保持小狗式,我從身後插入。我也學著胖子的樣子,一會兒插進錢阿姨的陰道,一時有插進錢阿姨的屁眼,大概是第三次的原因,這次我比前兩次都持久,大約做了幾千下,終於在錢阿姨的陰道中射出了精液。



幹完才發現原來錢阿姨已經爽暈了過去,難怪我後面幾百下都沒聽到她的呻吟呢。



不過我們三個也好不到哪去,坐在床邊大口喘著粗氣,累的不輕。



張永義看了我們累的像狗一樣的樣子,笑著對我們說:「玩人妻感覺爽吧,其實我給你們說,干母親更爽。嘿嘿。」



「你會讓張宏干錢阿姨嗎?」張宏就是軟蛋,當著人家的父親我自然不好意思叫這個超級貶義的綽號。



「當然,只要那小子有這膽子。可惜啊,我怎麼有這麼個像兔子一樣的兒子。」說道自己的兒子張永義忍不住歎息道,不過他馬上又高興起來,對我說:「怎麼樣想不想玩我母親?」



「你母親!」我的肉棒又有點蠢蠢欲動。



「看來你真有淫亂的潛質。」看到我的反應張永義笑著說:「過幾天我媽就要來了,到時叫上你們。至於你們錢阿姨嘛,你們想什麼時候玩都行,要怎樣玩都行,不過一定要通知我喲,我不能來也一定要錄下來,記住哦。」



「好。」這種事不答應就是傻子了。



「至於你們如俱樂部的事,我這裡有不少器材,你們自己選吧,拍好了找我。」



「好。」我們三人異口同聲地回答。









5–低潮



雖說上次在張永義的別墅裡答應的痛快,可其實我和胖子心中還是十分的猶豫。這幾天都在做與不做之間搖擺不定。三人中,只有張昌好像比較動搖,雖然沒有明確的講出來,但我還是感覺到了。



這幾天,我總在道德和淫亂之間掙扎。所以雖說張永義說我們可以隨時去玩錢阿姨,不過我總覺得心裡彆扭,一次也沒有去。



至於在張永義家拿的那些玩意兒,被我鎖在了我的床底下的箱子裡。這幾天我特別不想回家,家裡好像有只魔鬼在向我招手一樣,我根本不敢打開那箱子,害怕那箱子就想潘多拉盒子一樣,毀掉我現在的生活。



不過,這段時間,我們和軟蛋的話多了起來。看著他一本正經和我們說話的樣子,再想想他媽在我們胯下呻吟的樣子,就會十分興奮。這也算是在這段無性的日子裡的調劑吧。



可時間可不管你的思想有多麼的掙扎,一轉眼,考試到了。



前面的考試考得不好,我還從來沒有感覺做題有這麼不順手過,平時考試做題都是越做越熱,現在卻是越做越冷。最後一課靠數學,心想能接著我這最得意地一課拉回點前面的失分,不料監考老師是王老師,而且她總在我面前晃悠,看著她扭來扭去的大屁股,總是靜不下心來做題,思緒亂飛:一會兒想起王老師的大屁股,一會兒想起張昌媽媽的大波,一會兒又想起錢阿姨被三人幹的淫蕩的情節,一時間,彷彿就連捲子上的數學符號都變化成了一個個裸女一般,而我就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她們在我胯下輾轉呻吟……最後,考的如何可想而知。



貴族中學的效率就是快,第二天早上年紀排名就貼到了校門口。我後退了三名,跌倒了第四的位置,也還算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第一名是被我壓制了將近兩年的一個書獃子。他的眼睛的鏡片比啤酒瓶底部還厚得多,據說他除了讀書就沒有任何課外活動了,就來吃飯拉屎都手不離書。



這個書獃子聽說他考了第一名,居然一下子跳到了桌上,手舞足蹈的大吼:「我幹掉楊岳了,我幹掉楊岳了!」



我聽了這個消息只是笑了笑,胖子嘟嚕了一句:「怎麼就沒閃到腰」而張昌的反應則是要「揍他丫的」被我和胖子拉住了。



王老師對我成績下降很是關心,一大清早就把我叫到辦公室。



「這次考得不太好,怎麼了是不是家裡出了什麼事」



「沒有,只是考試的時候身體不舒服。」我當然不能說其實是考試的時候想你的光屁股去了。



「哦,老師知道你是個懂事的孩子就不多問了,這次考差了你也不要太在意,一次失敗其實對你也是種磨礪,下次考好就行了。」



「那獎學金呢。」說實話考的不好我到沒怎麼傷心,雖然好像所有人都覺得我會一樣。我更關心的是獎學金的問題,要是學校免了我的獎學金就慘了,一年可是幾萬塊,要不然只靠我那沒本事的父親我家不知道會拮據成什麼樣。



「本來學校的獎學金是根據每次考試的成績來定的,這次你又跌出了前三,按照規定只有拿二等了」在我們學校中第一名是特等獎學金,有好幾萬。第二名和第三名是一等獎學金有一萬,四到十名是二等只有幾千塊錢了,三等啥都沒有。至於為什麼每個檔次的獎學金差距那麼大是為了讓學生明白成功和失敗的差距,要麼成功,要麼失敗,沒有不成功也不失敗,就像獎學金一樣,也許只差了一名,但拿到手裡的錢卻是天遠地遠。



見我有些失望,王老師笑了笑,我居然覺得她笑得有些嫵媚。她接著說:「不過呢,因為你之前的表現,再考慮到你的家庭情況。」說到這裡她頓了頓,看了看我,好像害怕刺激到我一樣。其實我早已習慣了,豈會為了這種事情而受刺激。她看到我臉色沒有變化,繼續說:「所以決定還是給你特等。」說完又笑了:「這可是老師好不容易才爭取到的喲。你可要好好努力,下次把第一名搶回來。」



聽她這麼說我算是放下了心頭大石,輕鬆地說到:「謝謝老師,放心,我可不會吧第一名搶回來。呵呵,它本來就是我的,下次我把它拿回來好了。」



「聽你這麼有信心就好了,我還以為這次會對你打擊很大呢。」



「呵呵,一次考好就手舞足蹈,一次考差就哭天喊地,只有小孩子才這樣。」



「哈哈。」她又笑了起來,表情好像更加嫵媚了。「你不也是小孩子嗎?」小孩子,哼哼。她又接著說:「你也知道那呆子的事了?」說完好像覺得用呆子來形容學生不太好,又補充到:「我是說,跳到桌子上大喊:幹掉楊岳的那個。」



「哈哈哈。」想到那個體育成績從來沒有超過三十分的書獃子,身輕如燕,一下子跳到桌子上瘋狂大喊的情景也覺得好笑。



王老師也笑了一會兒然後說:「你也不要笑人家,你確實把他們壓制的太慘了。以前總是拿第一,而且還比第二名高出幾十分。你都不知道,那幫成績好的學生可是打了賭的:誰要是考贏了你,其他人就免費請他吃一學期的大餐。」我感覺王老師的笑中居然有點小女生的嬌憨在裡面。



又和王老師聊了好一會兒,我才從辦公室裡出來。想想發現今天王老師真是和平時在班上可大不一樣。這種可愛的表情估計只有我這種學生才看得到吧。看來,成績好還真有些好處。



想起王老師為我爭取獎學金的事,覺得她待我真是不錯。想著想著居然腦海中又浮現出來王老師光屁股的樣子,覺得自己真是禽獸,心情不由得低落了起來。



回到教室,胖子忙湊過來,「怎麼樣,我媽沒有難為你吧。」



「沒有。」



聽了我的話胖子明顯放鬆了,還是兄弟好啊。



這是周霞走過來,胖子看來看周霞,眼色有些淫蕩,嘿嘿了兩聲,說:「我不打擾你們二人世界了。」說完一邊去了。



「你怎麼和這種人混在一起。」周霞居然因為胖子剛才的話臉紅了。真是小女生沒見過世面。然後又對我說了一大堆什麼學習有多重要哇,考好大學有多重要哇,現在我們應該努力學習不要胡思亂想哇之類的話。



真是煩的要命,不由得那王老師和她比較起來:還是和熟女聊天比較爽一點。小女孩真煩。



回到家,父母已經知道了我的成績。我們學校為了杜絕學生向家長隱瞞成績的情況,都是由老師直接打電話通知父母成績。



母親見我回來,忙放下手中的事情,過來拉住我的手說,摸摸我的頭說:「怎麼了,不舒服,你怎麼都不給我們說呢。還好王老師打電話來給我說了。」



「沒什麼,媽。早沒事了」母親的這個動作我居然有了反應,看來我真是太色了。心中一陣內疚,忙掙看媽媽的手。



王老師對我真好,她應該知道我說不舒服只是托詞吧,還告訴父母估計是怕他們為難我吧。



「狗東西,看你幹的好事。」父親知道我回來了,從裡屋衝出來,醉醺醺的,應該又喝了不少酒。拿起一根棍子就想抽我。



母親連忙拉住,說:「王老師說了,小岳沒考好是因為病了。」



「你個兔崽子,病了。你怎麼不病死,考得那麼差,你讓我開家長會的時候多沒面子,還有獎學金,媽的,少了幾萬塊。看老子不打死你」



我算是聽明白了,他只是關心他的面子和錢,我的前途,我的感受,他是不管的。要是他打我是為了我好,我都忍了,可……



見父親真的要打我,母親死死地抱住他,父親更加憤怒了,「看你生的這個龜兒子,你還有護著他。」邊說邊用力想要掙開,母親哪是醉酒父親的對手,被他甩出去,坐倒在地上,頭狠狠地磕在了牆上。



我出離的憤怒了,抄起一張凳子,狠狠地摔在地上,把散架的凳子的一隻腳拿到手裡,然後用它指著父親,冷冷地說:「打我,你過來試試。」



父親被我鎮住了,心裡掂量了一下,估計覺得打不過我,罵罵咧咧地摔門出去了。



我忙過去扶起母親,還好頭還沒有被磕出血。母親對我說:「你怎麼能這麼對他,他畢竟是你父親。」母親就是這樣逆來順受。這樣的父親難道打我,我還要忍住嗎?忍他一輩子?



一時覺得索然無味,看母親沒有什麼大礙,默默地回到臥室,一夜無話。



第二天到學校,張昌跑到我面前來,也不管我冷冷的臉色,也不管一旁的胖子猛打眼色,說到:「媽媽的,周霞那臭娘兒,今天居然跑去找那書獃子問題,還他媽,嘻嘻哈哈的,我操。」



見我的臉色更難看了,胖子忙說:「其實沒什麼,就是看你還沒來,就去問別人題而已,真的沒什麼。怎麼了楊岳,你父親打你了?」



「他是想,他敢嗎?」我冷冷地回答。



「走去電腦房爽一下。」別人以為胖子說的是去打遊戲,我們卻知道他另有所指。



「好吧。」反正現在的心情,書也看不進去,不如去放鬆一下。



到了電腦室,兩個人便開始東一句西一句的差混搭客,我知道他們是為了讓我開心,兄弟真好呀,雖然沒有什麼作用。胖子見我還是繃著臉,小心翼翼的問我昨天怎麼了,於是我把原委告訴了他們。



張昌一下子就火了,大聲說:「媽的,讓老子整死他。」一邊的胖子毫不猶豫的給了他一腳。



張昌也知道說錯話了,訕訕地笑,到一邊關注女廁所去了。



「快來,快來,有人哦,好像是五班的。」



「一幫發育不全的小女生有什麼意思。」



張昌見我沒什麼興趣,放棄了看小女生如廁的機會,走了過來,好像下定了很大的決心一樣,說:「既然不喜歡小女生,我就給你看點好東西。」神色中多少有些肉痛。



說完他從懷裡摸出一張照片。我操,居然是在他媽媽洗澡的拍的。



雖然因為蒸汽的原因,不是特別的清晰。不過還是可以明顯的認出是張昌的巨乳媽媽,而且是拍的正面,碩大的乳房和黑森林都可以看得清楚。看來張永義給我們的器材真是好東西。



我只覺得性慾一下子被調動了起來,昨天的不快好像一下子消失了,看來真是性慾覺得情緒。



看看旁邊的胖子也是一臉的淫蕩,忙問張昌還有沒有。



「這張都是我好不容易才拍到得,還差點被抓到了。不過真他媽爽,昨天我就是看這張圖片打了三次手槍。」



看到我們都是性慾高漲,胖子說:「楊岳反正你心情不好,不如找錢阿姨這騷貨發洩下吧。」



想起錢阿姨的淫蕩樣,肉棒更加充血了。